海洋生物一小只

天呐。。不忍直视。。

【苏星宇X苏凯文】约定(完结)

叮叮叮:

(一)  (二) (三)  (四) (五) (六) (七) ( 八) (九)




苏凯文在他身后喊他,声音都有些颤抖:“星宇!”他想的是躲一时是一时,即使妈妈今天来了这里,也没想到要用这么激烈的摊牌的方法。


 


“你好不容易熬到今天,老天爷给了你机会,你就完全不懂得珍惜吗?”妈妈疲惫极了,也失望极了,看着他再说不出别的什么话来。


 


“妈,我有很多东西都不想放弃。我想要大红大紫,想要粉丝一直喜欢我,想要做纯粹的音乐······可是有的时候不能两全其美,那就衡量一下。”苏星宇握住妈妈的手,神色恳求,“我现在知道我最想要的是什么了。”


 


妈妈勉强笑了笑:“如果妈妈说,想让你像普通人一样成家立业结婚生子呢?”


 


“我们一样可以有自己的家,而且我们还有晨曦。不会有别的不同,我和哥都是你们的儿子······”苏星宇略带急切地解释。


 


妈妈不再理会苏星宇,转头看着苏凯文,仿佛还要寻求最后的什么证明:“凯文,星宇闹,你也跟着他闹吗?妈也累了,先回去,今天就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······”


 


苏凯文低下头,只是像苏星宇一样跪了下來,默默地说:“对不起。”


 


三个字轻飘飘的,却真切地要粉碎她所有期望。妈妈拨开苏星宇的手,脚步虚浮地往门口走,她站起身的时候居高临下看着他和苏星宇两人,苏凯文却莫名觉得更像是妈妈在哀求他们。她对他们一向好,到了此刻也说不出什么重话来。如果是这样,他宁愿被妈妈责骂,也总比现在这样好。


 


保温壶还滚落在地下,妈妈走了好一会儿,苏星宇才起身想把地上的一片狼藉收拾干净。苏凯文拉住他,先拿了热毛巾给他擦脸,轻声细语问:“刚才烫不烫?”


 


苏星宇被微微的热气熏得很舒服:“我以为······”想了想又没说完。


 


“以为什么?”苏凯文手上加了几分力道,揉得苏星宇直哼哼,“以为我还想逃避是吗?”


 


苏星宇不轻不重地“嗯”了一声,苏凯文知道他又耍小性子,“我弟弟胆子这么大,做哥哥的怎么能输给他?”


 


“我还以为,你会不支持我退出娱乐圈······”


 


果然还是个大孩子。既然这十年都没办法放手,那么以后多久的日子都要牢牢牵着,不管苏星宇做什么决定,他都会支持。苏凯文这么想着,不自觉露出温柔笑意:“现在倒好,你不工作了,我也不工作了,以后坐吃山空,那要怎么办?”


 


苏星宇干脆整个人斜倚在苏凯文身上,懒洋洋地答话:“我去年可是福布斯收入排行榜前二十,你别小看我。”


 


“哟,口气真大,你养我啊?”


 


“嗯,养你,养晨曦。”


 


苏凯文沉默着不说话,苏星宇反而紧张起来,这都半求婚了:“······你吱个声呀?”


 


回答他的是苏凯文低头的亲吻。


 


他们费了一番心思给晨曦解释,才把哭闹着的她哄去睡了。等苏星宇接近从剧组杀青的时候,才带着她一起回爸妈家。妈妈并不愿意见他们,爸爸知道他没去纽约,从勃然大怒的妻子那里也听到了只言片语,又见他跟苏星宇姿态亲昵,毫不避讳的样子,心中的猜测落实了七八分。


 


爸爸态度不如妈妈那样强硬,只是拉了苏凯文到露台去,父子俩不知道聊些什么。苏星宇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给晨曦剥糖纸,时不时张望一下,生怕再出什么波折。等到苏凯文终于拉开落地窗走过来的时候,爸爸轻轻拍了拍苏星宇的肩膀。他欣喜若狂,知道这是得到首肯了,于是冲苏凯文交换了一个眼神,苏凯文也柔柔地笑,眼神间情意辗转流动。


 


他们隔三差五到爸妈家去,总是吃闭门羹,苏星宇有些灰心丧气,苏凯文便让他放宽心:“起码现在不是非要我们分开。等妈妈想通了就会好。”


 


两头都吃力不讨好。公司的合约还有快两年,苏星宇觉得一下子终止也不合理,慢慢过渡淡出,粉丝们就更容易接受点。田心倒是像早早预知了他有一天会放弃事业,听他说了决定也没有多加阻拦。苏星宇还意外,她气鼓鼓:“我反对?我反对有用吗?”


 


苏星宇嘻嘻哈哈:“你也知道啊,就是没有。”


 


田心不跟他开玩笑:“你不当明星了能做什么?”


 


想做的当然有很多······投资、股票、开家火锅店,或者继续写歌,都不错,都很好。他脑子里想法很多,只是暂时没有具体实施计划,田心根本是他肚子里的蛔虫:“你生意头脑过关吗?可别最后本都亏掉了。”


 


她叹气,是真的惋惜:“你这样淡出·····真的就舍得啊?”


 


“当然不舍得。”苏星宇语气轻描淡写,“其实也没那么复杂,就是一条数学题,算算加减法,知道哪个分量更重,就能做决定了。”


 


盛夏时节,为了享受好不容易得到的悠长假期,他们带着晨曦一块去了台湾。这里能认出他的人并不太多,山光水色最宜人的自然是南部,从台北坐高铁一路南下,苏星宇为了给他一个惊喜,特意定在了当时他们住过的民宿。他们到花莲的时候都已经是深夜,老板娘上了年纪,个子瘦瘦小小,帮他们办入住手续的时候笑盈盈地一直打量他们:“是不是来住过?”


 


苏凯文应的时候本以为她是客套,没想到她戴了老花眼镜,去柜台那面墙上眯着眼睛看,看了半天踮着脚尖指了指:“是不是你们俩?”


 


老板娘颇有心思用彩布在墙上拼了一棵枫树,上面贴了数也数不清的照片,层层叠叠,好像把每个陌生人那一刻的快乐难忘全都定格下来。


 


他们当时来的时候,才十八九的年纪。清水断崖的游人还不像现在那样多,他们坐在石头上,两个人留的都是平头,一前一后稚气地笑着,相机斜着拍过来,身后是辽阔又纯粹到极点的,太平洋的湛蓝。


 


那个时候意气飞扬,以为喜欢就是一切。后来跌跌撞撞,又摔过跟头,失望过,伤心过,幸好到了今天,幸好坚持到今天。


 


那天早上临走的时候,妈妈已经在外面催促他们赶快拉行李箱上车,苏星宇还匆忙在后面加了几个字,才把照片钉到了墙上。苏凯文小心翼翼地把照片揭下来,看到已经有些褪色的字迹。


 


苏星宇不知什么时候凑到他身旁,脸上少有的觉出几分赧然。他们约好的,永远在一起,永远不分开。


 


他们去太鲁阁,穿行在立雾峡谷的步道上,看连绵曲折的峭壁断崖和隧道,山涧溪流穿梭其中,秀丽雄奇。晨曦小人儿爬山怕得累了,撒娇要小叔叔和爸爸挨个背她下山。回程的时候经过花东海岸,晨曦已经累得不愿意下车,只有他们两个在岸边走走停停,偶尔看看风景。


 


天刚好下起小雨,他们离车已经有点远了,于是跑到附近的教堂避雨。圣堂在海岸边格外醒目,衬着高耸的红色十字架,纯白的墙面显得圣洁无比。


 


苏凯文和他站在屋檐下,看雨滴淅淅沥沥。教堂里正好在举行婚礼,牧师的声音回荡在一方小小天地里,宾客们注视台上一对羞涩幸福的新人。苏星宇忍不住牵起他的手,他侧身去看苏凯文,眼神里仿佛能互通心意。


 


“你是否愿意,无论是顺境或逆境,富裕或贫穷,健康或疾病,快乐或忧愁,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他,对他忠诚直到永远?”


 


他们附在耳边,对彼此说我愿意。苏凯文好一会儿才想起要追究:“你耍赖,求婚那步都跳过了,怎么稀里糊涂就结了婚。”


 


苏星宇更加用力地抱紧他:“要反悔吗?现在反悔可是晚了。”他摸索着从口袋里拿出戒指,微微地笑,“给你一个机会,把我套牢。”


 


等到他们从台湾回来,三个人都晒黑了一圈。每天散散步,逛逛超市,做做饭,陪晨曦写写暑期作业,夏天也快要过去了。苏星宇在访谈里提及自己未来两年会逐渐减少作品数量,并慢慢转型到幕后,因此外界都特别关注即将上映的新电影,议论纷纷这是否会是苏星宇的谢幕之作。


 


即使是最后一次,他也希望做到最好。因此全心录制好电影主题曲后,苏星宇又马不停蹄在全国不同城市里跑宣传,上综艺,接受各种采访,为电影上映造势,这样一忙,不知不觉又到了年末。


 


晨曦太久不见他,见到人都不黏了,气得苏星宇直挠她痒痒。两个小孩玩成一团,还得苏凯文忙着提醒他俩赶快换衣服,到爷爷奶奶家吃饭。


 


这次还是爸爸特意告诉他们一定回家吃团年饭,苏凯文和他不约而同想到是妈妈的态度松动了些,算起来跟妈妈坦白,也是快一年前的事情了。


 


现在换苏星宇安抚他,说是安抚其实更像撒娇:“我都等了你十年了,现在再等一等,也不要紧啊。”


 


他们跟之前去的每一次一样,满怀希望又惴惴不安。刚进门,电视里播着的联欢晚会热热闹闹,一大株桃花盛放在客厅的角落,枝条上挂着一个又一个红封包,春节的气氛分外浓郁。苏凯文刚进门就拉着苏星宇去厨房里帮忙,两个人殷勤得很,晨曦也不甘示弱,拉着奶奶袖子要亲亲抱抱。


 


妈妈笑眯眯抱着晨曦就去客厅逗她玩儿了,只剩他和苏凯文两个人在厨房里面面相觑。刚才分明是还不想理会他们,于是叹口气,老老实实开始帮忙。


 


几个人围坐在饭桌前,妈妈照样不给他们好脸色,两个人也只能继续老老实实埋头吃饭。要是把爷爷也算是,饭桌上的每个人都在给晨曦夹菜,她看到饭碗堆得满满的,皱起眉头:“爸爸,我吃不完啦!”


 


苏凯文哄她,不许浪费粮食,慢慢吃,妈妈也不看他和苏星宇,只是揉揉晨曦的发顶:“给你爸爸和小叔叔分一点,这样就能吃完了。”


 


晨曦连筷子都不大会用,鸡腿夹得摇摇欲坠,苏星宇却已经快活得不行,手在桌底下和苏凯文轻轻牵了牵。


 


还没到倒计时,爷爷奶奶含饴弄孙,早早抱着晨曦回房间里享天伦之乐了,苏星宇和苏凯文成了家里的最底层。只剩他俩忙着收拾饭桌,洗碗拖地大扫除,好迎接新一年到来,


 


最后忙里偷闲,两个人站在露台上看市里临近十二点的烟火表演。苏星宇从背后抱他,明明两个人都穿了厚外套,冷得瑟瑟发抖,只是这样抱在一起似乎就能驱散掉寒意似的。


 


苏星宇最喜欢把头靠在他肩窝,双手环住苏凯文的腰。苏凯文被他缠得没有办法,还存了点心思要捉弄他:“你记不记得那个时候过新年,你把我骗去看烟火的事情?”


 


苏星宇装傻充愣:“骗去哪?哪有?”


 


“还敢不承认,真是一肚子坏水。”


 


远处广场人群的倒数声在耳边震动,漫天星光轰隆着一下子在夜空中散开,璀璨生辉,美得令人心折。


 


他们在心中默默许下心愿,我们约定,永远这样,永远在一起,永远不分开,好吗?


 


好。






End  



本着对前辈和上级的尊重之情,以谦逊温顺的态度,努力尽职的完成自己的工作。。但说白了,大家都是同事,你比我多吃几年饭而已,不必姿态那么高。。大家真的甩手翻脸不啰叽你,你能拿我们怎么着??